红木家具市场冰封 主力用材逆市上涨10%-20%

2020/04/23 09:58 来源:转载 作者: 浏览量:141

  与红木家具市场销量一度冰封、价格竞争压力极大形成鲜明对比的是:红木原料的价格,在春节后依然四平八稳的上涨,根本无视疫情下扑街的市场。

红木家具市场冰封 主力用材逆市上涨10%-20%

  疫情冲击下,全国家居市场急速冰封,红木家具的市场销量,以肉眼可见的休克模式扑倒成“脸着地”状态。

  按照一般商品的市场逻辑,红木木材的价格应该跟着一起跳水下跌才对。

  但市场总是出人意料。与红木家具市场销量一度冰封、价格竞争压力极大形成鲜明对比的是:红木原料的价格,在春节后依然四平八稳的上涨,根本无视疫情下扑街的市场。

  春节开工后,以大果紫檀、刺猬紫檀、阔叶黄檀、巴里黄檀为代表的传统红木主力用材,基本都有10%以上的涨幅。

  以缅甸花梨(大果紫檀)为例:春节前每吨2.3万左右的方料,现在成交价2.6万左右,上涨13%左右;春节前每吨4.8万左右的面板料,涨到了5.8万,涨幅20%。

  是因为红木产地国"锁国抗疫"造成的原料停供吗?

  在国内刚开始复工、国外疫情还没有蔓延时,这几种红木的价格就已经在上涨,所以产地国停工疫并不是价格上涨的真正原因。

  虽然红木厂陆续复工复产,但普遍收缩。大多都是以尽可能小的批量进行维持性、试探性、观望性生产,原材料也都是以库存维持或最小批量采购。

  --对于所有经历过几轮经济周期、行业起伏活到现在的红木厂老板来说,他们早已熟念掌握熬过“寒冬”的姿势,只是姿势因人而异,略有不同。

  与近十年来的以往任何一年相比,现在的红木木材交易量还都是极度低迷的。

  按照国内前几年的库存量来说,这点交易量的话价格一定会往下压。但到了今年,国内确实没存货了,无木可跌。

  为什么国内没木头了?

  2019年国内整个家居市场包括红木市场都不景气,又是存货周期的去库存阶段,红木原材的价格压力极大。

  而随着红木资源的快速枯竭,产地的采伐和运输成本不断攀升,甚至时常出现价格倒挂的局面,木材商稍微操作不当就亏损。

  一降一升的挤压之下,导致货源和渠道普遍收缩。体现在市场上,2019年在售的红木原料大幅减少。

  而国内的木材经销商和红木厂也不敢轻易买料,都以消化库存的为主。所以,虽然供应大幅减少,但市场依然波澜不惊。

  现在,国内的库存也消化的差不多了,市场上的几种主力红木用材可交易量少之又少。所以才出现这种一点点交易量就打破供求平衡的上涨行情。

  在2019年11月底的一篇文章中,我们提到“某些常用木种,已经是木材商、家具厂两头仓库全空”的状况,并建议那些莫名其妙高喊"红木”暴跌的人"到市场上看看,现在看不懂就过完春节再看"。

  事实上,如果没有这波疫情影响,春节后红木厂家都正常开工的话,这种无木可用的情况会更加清晰。

  这就是为什么海南黄花梨昂贵的原因所在,一个是因为没有原材料了,特别是大料,还有就是有也是这样的小料,关键是量还不多。

  红木市场真正形成的这近二十年来,穿越周期起伏而一直不变,是红木木材资源的快速枯竭和红木价格的进二退一。

  西非的加纳、多哥、贝宁、冈比亚、科特迪瓦、尼日利亚,都曾经是非洲花梨木的重要产地,也都曾一度成为国内非花原木的主要来源地。

  但在各领风骚一两年、两三年之后,现在除了偶尔的零星几条柜,这些产地几乎已在国内市场上消声匿迹。

  出产大果紫檀(缅甸花梨)、奥氏黄檀(白酸枝)的缅甸,中国人的红木开料厂原本大多聚焦在瓦城(曼德勒)一带。而随着原材料资源的枯竭,现在已大多迁到印度边境附近等边远地区。

  “世间好物不坚牢,彩云易散琉璃脆。”这两年,白居易这句略带伤感诗词时常被人们提起。

  或许,美好的事物总会是匆匆而去,也总有一些东西,要用消失来证明它的珍贵。

返回顶部 关闭